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战舰上的鸿雁_军事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5 07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■黄海涵

深蓝色的海面上,猎猎海风卷起层层白浪,三艘中国军舰呈单纵队在涌浪间穿行。这是海军第28批护航编队,我作为翻译随潍坊舰出航。

上午,我来到驾驶室。窗外,海面泛着成片的雪白浪花,舰艏时而扎入海面,时而翘上浪尖,舰体摇晃得更明显了。

驾驶室里静悄悄的,部分舰员出现晕船反应。

我靠在驾驶台左侧,感到胸中不时向上翻涌,脚下站立不稳,必须努力拉住扶手,才能避免摔倒。

“左舵五!”舰长的口令响起。

“五度左!”一个清亮的女声响应道。

我转头,操舵战位当更的是个女舰员,她似乎毫无晕船导致的苍白无力,正精神抖擞地盯着前方。

上舰没几天,我就听说,这是个带着传奇色彩的女兵。

她叫希林塔娜,蒙古族。2009年,她考上呼和浩特民族学院法律系,2012年毕业后在一家法院实习。她在网上偶然发现海军到内蒙古征兵的消息,为防止家里“拖后腿”,瞒着爸妈悄悄地报名,并顺利通过体检,成为海军招收的首批25名蒙古族女兵中的一员。

在一些人眼中,中国军舰是“纯爷们儿的世界”,钢铁战舰与柔弱女子距离很远。

2012年,经过5个多月专业培训,一群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女孩子们圆满完成航海、报务、信号、舰务等专业考核,分配到各个岗位。

在潍坊舰上,包括希林塔娜在内的4名女舰员住在我隔壁。我们这两个住舱是潍坊舰为女舰员专门改建的“女兵区”,两屋后门有一个公用小走廊。

几天来,我时常看到希林塔娜忙碌的身影,却一直没机会和她聊天。晚饭后,我“走后门”来到隔壁。

“翻译姐姐来啦!欢迎欢迎!”希林塔娜放下手中报纸,从小马扎上站起来,拉我进屋,又找出个马扎让我坐,还削了个苹果,分我一半。

这个舱室面积比我的房间稍大,4个姑娘占用其中4个铺位,还有两个空闲上铺,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姑娘们为远航囤积的生活用品和零食,并用网兜做好了航行固定。